您现在的位置 >> 首页 >> 校园文学

不曾言说的爱

作者:刘逸璟     供稿单位:校报记者团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10-29     浏览次数:


爱是一种难以被简单定义的感情,大约可以被细化成爱情、亲情、友情。所谓拐角处的心动可以是爱,晨间备好的早餐是爱,手足无措时的援手是爱。但大部分能被称之为“爱”的感情却不曾被宣之于口,而是被揉碎进生活点滴——人类是社交动物,更是不擅长展示自己内心最柔软那部分的社交动物。我们普遍害怕率先表达这种名为“爱”的感情,似乎是因为我们普遍认定先一步示爱的一方站在弱势的天平上。

我并没有成为这个大群体中的例外,也习惯性地藏匿起爱意。不过我并不缺乏爱,每个普通人都被各类饱满温热的爱意包围——家庭是永远的归宿和温暖的源泉,朋友是驱散孤独的小扇,恋人的怀抱成为在生活压力下喘息的庇护所。尽管如此,我始终相信有些人不能感受到他人递来的爱,因为他们的世界是一个闭合的圆环,他们选择的是那条封闭自己的路。

我有个朋友是抑郁症患者,她曾因为抑郁发作而无端痛哭。我本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慰抑郁发作的她,光标在输入框旁明明灭灭,最后只是在她面前发送长篇大论的文字来阐述生活与世界的鲜活。我像往常一样愧于说出“爱”,无法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,用虚情假意的鸡汤来掩盖一切。她只是说:没事,我会没事的。

后来在社交网络上遇见朋友留下的言论。她的动态里写道:I never wanted to die.I just wanted to end my pain.白底黑字不免有些触目惊心,也许她只是云淡风轻地敲下这行字。如她所言,抑郁症带给她的除了悲伤可能只剩下无限的痛苦,我只是以自己的三观绑架了她,并没有真正地将她从抑郁的世界中拉出。

我身边的抑郁症患者,他们或依靠药物和心魔斗争,或深陷抑郁情绪的泥潭无能为力。如果你有幸被邀请走进他们的世界,那绝对不是只有黑白灰单调的三色,他们在抑郁发作时都像个缺少“爱”的孩子。多少次我都想轻声告诉他们:不必担心,我爱你,我相信整个世界都在温柔地爱你。但我对于这种爱,也采取了对其他爱的方式——我一向选择的缄默与避而不谈。这无疑是错误的。

普通的我们可以从无数个地方获得爱。家人、朋友、恋人都能为我们带来洋红色温暖限定的爱。对抑郁症患者们而言,他们能得到爱的机会也不可胜数,只要在每一个孤单和不幸的时刻,我们说出一句大声而响亮的“不要难过,还有我们在爱你”。


版权所有:全讯游戏白菜网站-最权威的全网担保平台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